导读:辨证论治乃中医之精华,相信您会从黄芪的“升升降降”中感悟更多。

邓铁涛

首届国医大师、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血管科创始人、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、现代著名中医学家、中医内科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、非典时期担任中医组组长。

中医理论一贯认为黄芪是升阳之药,每当我讲黄芪能治疗高血压时,听者多产生疑问。1986年8月有机会到新加坡交流中医学术,又被问及升阳之黄芪何以能治高血压?我举出《中药研究文献摘要》有这方面的研究。中华医学院图书管理人员检出该书617页,其中日本寺田文次郎等报告:“与其他六种可以注射的降血压制剂比较,证明黄芪的作用强大。虽然有的药剂可使血压有持续性下降的作用,但此种药剂大剂量使用后,可使动物衰弱。”我的经验得到药理研究的证明。

但李东垣《脾胃论》生发脾阳,必用黄芪;张锡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之升陷汤治胸中大气下陷,以生黄芪八钱为主药。张氏认为黄芪补气,兼能升气,善治胸中之大气下陷,又说黄芪之升补,尤善治流产崩带。怎样解释黄芪降压与升陷之理?

有人会想到中药往往有“双相作用”,故黄芪既能升提又能降压。但如何掌握升降之机?我的经验,黄芪轻用则升压,重用则降压。我治疗低血压症,喜用补中益气汤,汤中黄芪的分量不超过15克。治疗气虚痰浊型高血压,黄芪分量必用30克以上。

当然,补中益气汤除了黄芪之外,还有柴胡与升麻,可使升提之力倍增;在重用黄芪降血压时亦可加潜阳镇坠之品,效果当然更好,但不加镇坠药亦有降压的作用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我曾会诊一中风患者,偏瘫失语而血压偏高,辨证为阳虚血瘀之证,处方以补阳还五汤,黄芪照方用四两。该医院西医主任学过中医,对黄芪四两有顾虑,拟加西药降压,我说不必,照方服药后血压不升反降,乃信服。

虽说黄芪重用可以降压,有证有据,但黄芪仍然是益气升阳之药,这一点不可不加以注意。如果辨证为肝阳上亢或有内热之高血压,亦想用几两黄芪降压,则犯“实实之诫”了!慎之,慎之。由此可见,药理学研究目前尚未能解答全部之问题也,辨证论治乃中医之精华。

黄芪对高血压之属于气虚痰浊者,重用可降。但对于脏器下垂者,又宜重用黄芪以升之,血压之升降与脏器之升提不同。如子宫脱垂,治以补中益气汤加首乌,黄芪必须重用30克以上。曾治胃黏膜脱垂之患者,用四君子汤加黄芪30克,配枳壳3克作为反佐,一升一降,升多降少,未用一味止痛药,再诊时已无胃痛。

原文链接

亚马逊评分第一的黄芪提取物: NOW astragalus 提取物500毫克,90粒

NOW astragalus 提取物500毫克,90粒

 

夏氏静坐法标志

声明:我不是医生,此文仅为学习探讨,不构成任何人求医的指南和依据。身体有恙,请看医生并遵医嘱。服药请务必在中医师指导下进行。本声明适用于本网站的所有言论。

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夏氏静坐法 - 只用效果来说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