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注: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,求治者众多而中医师不足、对患者逐个进行细致辩证不现实,使用比较普适的成方,就成了一个急迫的需求。本案例使用“人参败毒散”加减,收效奇佳(半付药退烧,三日出院),且患者居于武汉,有一定示范意义。

“人参败毒散”出于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,主治“伤寒时气,头痛项强,壮热恶寒,身体烦疼,及寒壅咳嗽,鼻塞声重,风痰头痛,呕哕寒热“。从”伤寒时气“这点看,其病机与新冠肺炎的”寒湿“吻合,这也许是本案例可以收到奇效的原因。

在“人参败毒散”的方义中,羌活走表,以散游邪,独活行里,以宣伏邪;在驱邪之外,亦用人参,在于”少助元气,以为驱邪之主,使邪气得药,一涌而出,全非补养虚弱之意也“(《寓意草》)。

在历史上的多次抗疫中,“人参败毒散”屡立奇功:

  1. 嘉靖己末,五六七月间,江南淮北,在处患时行瘟热病,沿门阖境,传染相似,用本方倍人参,去前胡、独活,服者尽效,全无过失;
  2. 万历戊子己丑年,时疫盛行,凡服本方发表者,无不全活。】

另外要感谢我的一位朋友,她读了我前几日的文章后找到了我,希望我能帮助她的邻居——住在武昌的一个比较重的”新冠”病人。

这个患者于2020年1月22日,因发热就诊(夫妻同时发病,妻子的病情症状较轻),随即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。治疗方案是莫西沙星加激素等,胸部CT完全符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表现。

治疗前患者的舌苔(图一)

患者有糖尿病基础疾病,后来情况越来越差,找到我的时候已经发热9日,退热药用了退,退了又热,体温经常徘徊在38.5℃以上,2月1日最高体温39.1℃,心率101次/分,在吸氧浓度5L/min下指端氧饱和度只有87%(正常人至少在95%以上),自觉腹部发热,一动就咳喘得厉害,夜间有1-2次水样便,起夜4-5次。

(图二)

2月1日当天,根据他的病情,我果断选择了我对此次疫情深思熟虑的处方人参败毒散。方药如下:羌活12g、独活12g、柴胡15g、前胡10g、枳壳10g、桔梗10g、川芎15g、人参15g、茯苓20g、甘草6g、鸡内金20g、海螵蛸20g、薄荷6g、生姜3片,黄芩10g,半夏9g,黄连8g(当地病房没有人参,用了人参叶)。令其频服,3-4次/日。

(图三)

我预计病人两日左右热势可退,出乎意料的是,半副药下去,病人热退身静。同样给氧条件下,指端氧饱和度可达93%,心率80余次/分。

治疗后患者的舌苔(图四)

2月3日随访,病人自觉舒适大半,血氧饱和度99,即将出院。本来对于西医来讲已入困局的病人,就这样走出来了。当然服用此方后最主要的特点是出汗,自然邪随汗出,剩下的就是慢慢调养收功之势了。

人参败毒散一方出自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,正如余霖所言”治瘟第一方”是治疗各种瘟疫的万能方。辨证施治本是中医之本分。但是值此时疫之期,我不禁思考更有效率和经济的做法。在我们这片大地上,瘟疫每逢战乱、饥荒年间总是出现,死伤无数必然是有的,但是历年历代下来,我们发现古方当中有不少治疗时疫的方子,这提示我们一气一戾总有共性,这个病机认准了,那么大多数人此法此方大概率有效。这时候,不需要多么高明的医生,就可以据此稍作加减甚至无需加减,每每获效,扶佑众生。

此方我做了加减,但是如果作为普适药物,我建议服用:羌活12g、独活12g、柴胡15g、前胡10g、枳壳10g、桔梗10g、川芎15g、人参15g、茯苓20g、甘草6g、鸡内金20g、海螵蛸20g、薄荷6g、生姜3片 (本想给大家介绍成药,但是不知为何大陆无人生产,台湾有药,远水难解近渴)。

如果不幸得了此瘟疫,无需惊慌,年龄大于45岁或者体质虚弱者建议大家尽快服用此方。如果你自信身体比较壮实而且没有气短感觉,可以服用荆防败毒散,就是上方中去掉人参,加荆芥10g、防风10g。如果你想预防,可以根据年龄和体质情况选择自己的处方。希望大家尽快能够处理好自己的发热,少去医院,容易感染上更多病毒和细菌。如果两日无效,建议就近就医。

作者:红杉树森林
链接:https://xueqiu.com/6604106891/140579751
来源:雪球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参考:

人参败毒散

 

夏氏静坐法标志

声明:我不是医生,此文仅为学习探讨,不构成任何人求医的指南和依据。身体有恙,请看医生并遵医嘱。服药请务必在中医师指导下进行。本声明适用于本网站的所有言论。

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夏氏静坐法 - 只用效果来说话